石虎

 

雪開在樹上,在淡淡

四月裡

石虎躡過春天,沿途生出

芽和果肉

長尾山娘帶來風

吹散樹梢的雪

如朵朵的桐花飄入空中

結出纍纍的白雲

一瓣一瓣映在農庄人家

擦拭乾淨的木頭窗櫺

 

雪落在石虎額頭

搔小小癢和寧靜淺山

蜻蜓接力趕走悶雷

瓢蟲滑過葉的

鼻樑,山稜涼了一下

地震忍住噴嚏

浮雲翻身,石虎寶寶

還沒有自然醒

 

花瓣追逐獸徑,逗弄

石虎捲捲的尾巴;

雪紛紛落盡,茸茸的腳印

一雙一雙悄悄

迷藏在山林之中

 

——《人間福報‧副刊》2014年3月18日

 

 

 

 

另一首:〈石虎〉 

 

一條烏黑發亮的「台13外環道

將家鄉劈成兩半

蟲鳴變得稀疏,瀑布無法親近

鋸齒狀的蕨揉雜著雨霧

鷺鷥遷往更深的山谷

 

我教導我的孩子

躲在樹叢數數

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

八輛水泥車踩過我們的腳印

九、十、十一、十二……

十五對紅嘴黑鵯從此離散失所

耳邊的巨響彷彿落雷

我不忍加減

究竟是第幾棵樟樹倒下

 

——節錄自〈石虎〉第三段

 

 

————

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貓孩子「石虎」

全國剩不到500隻

究竟要剩下幾隻

政府才會意識到要保育石虎呢?

250隻?

100隻?

還是10隻?

 

我不要我的孩子

將來在教科書上讀到:

「台灣曾經有兩種野生貓科動物,雲豹 和 石虎,現已絕種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Creative Commons

創作者介紹

喜歡這樣子靠近宇宙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