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海星詩刊》第一期.jpg

 

星期天沒有飄雨

太陽熱得莫名奇妙

風鈴不再是動詞

貓也是

 

雲好慘白

你說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海星詩刊》第一期.jpg   

 

城裡的街景永恆明亮

彷彿不須睡眠

以二十四時不打烊

的精髓撬開夢境

白日的情節擅自闖進

沒有燈光的梳妝間

裡面有好多女子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《乾坤詩刊》第59期.jpg

 

 一、

如果義大利是一只時尚高跟鞋

那恆春半島

是小船驕傲的風帆

是黑鮪魚雀躍的尾鰭

是落山風拂過的歲月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列車緩緩前行

我倚著車窗

期待路程的微風

白鷺鷥在天空播種

沿途花開

山洞盡頭是調皮的

汽笛和西北雨

日子的笑聲踏著鐵軌大步奔跑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字花》第31期‧戰鬥者,筆桿擊浪!.jpg   

 

太空船承載電力往返銀河系

24小時開燈是唯一選項

大海在夜裡

以LED的湛藍赴約破浪

每一條魚

擁有了夜生活

 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幼獅文藝》2011-06月號.jpg  

 

農夫鋤動插秧的雲

無意驚動冥想的鷺鷥,以及

夢寐雲枕的觀音

祂醒來,掩面呵欠

一顆慈藹的淚珠

下凡播種

在莊稼人的希望裡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乾坤詩刊》第58期.jpg

 

白頭翁在窗邊報時

太陽已經爬到八點鐘的位置

在南天宮旁

賣筍及販菜阿婆旁

的登山口暖身

準時和忘記賴床的我

比賽登高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島語.jpg      

島與島交談著神秘語言

彷彿眷侶以眼神演繹彼此的夢境

九十座島嶼擁有九十種情感的絮語

 

無垠的藍天眷顧島嶼

綠意以小雨呵護

海風輕撫

 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草嶺古道  

  草嶺古道是我最常爬的山;可以這麼說,草嶺古道我從小爬到大。之所以會和草嶺古道這麼有緣,是因為我有一位愛爬山的父親。

  父親幼年住在九份山區,晝夜與山為伍,上學、生活、玩耍都搭在山的肩膀上。綿延的山巒宛如大地之母,張開溫暖的臂膀環抱山上的孩子,讓父親恣意倘佯在柔軟的山腹裡,觀天看海,認識宇宙。

  出社會後父親雖然從山上搬到山下,但父親愛山的程度只增不減,工作之餘經常率領全家以及同事爬山。動身之前父親會詳細研究山況,山多高、爬多久、有什麼必看的景色……種種訊息都掌握在手,全然是一位山的指路者。

  父親從小和住在貢寮的丈公和姑婆往來最密切,情感最濃厚。父親常常感懷早年家境拮据,多虧丈公相助,才平安地度過難關。恰好丈公家距離草嶺古道登山口不遠,因此父親特別喜愛攜友拜訪草嶺,一來探望丈公與姑婆,二來登山觀海。

  第一次造訪草嶺古道我究竟幾歲呢?如今已記不清楚。回頭細想,依稀還在唸小學吧?!

  但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,國中、高中這段期間是登草嶺的高峰──親友來訪,父親帶大家去草嶺;同事邀約出遊,父親提議去草嶺;週末全家人賴在沙發,父親慫恿大家去草嶺……掐指一算,我曾有過一年之中爬八次、一個月之中走兩回的傲人紀錄呢。

  如今我學士畢業,仍喜愛到草嶺走走。當我踏上古道石階,驚覺兒時爬山的畫面竟比夢真實、比雲霧清晰,彷彿幼年的我與長大後的我一同上山。

  走在古道上第一個碰面的老友是「跌死馬橋」。這座橋地基穩固,橋寬好幾尺,馬怎會跌倒?原來今日所看到的橋體,是後來修建的。據說百年前這裡的橋是由木板搭建而成,橋面窄小,馬匹經過時常常會站不穩而摔下橋。有了這則故事,父親總會不放心地牽著我的手慢慢過橋。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不曾發光的星座
孤獨哀傷
黑暗之中沒有鏡子
其實多麼燦爛
旋轉的羽毛像黑洞曼妙的漩渦
你我的眼神即將沒入
沉醉或者墮落

 

陳 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